小妞爱吃糖

老大爷费的事儿(二)

八九点钟的上午,太阳已经完全露了脸,小区里的早点铺正是最忙的时候,街道上上班的上学的,开车的步行的,一片来去匆匆。


一天的工作刚刚开始,正是办公室最闲散的时候。市刑侦大队的一群人刷手机的刷手机,聊天的聊天,闲逛的闲逛,正在等他们迟到的饲养员前来投喂。


“我的天,父皇这是打算不干了,打算以后靠脸吃饭吗?”长公主早上就是想刷刷微博,结果整个人都被震惊了,她不就昨晚睡得早了点吗?是错过什么了吗?


“乔乔,怎么了?”一个警员问道。


“同志们,你们快来看,老大竟然上热搜了,我是看错了吗?还是没睡醒?饿的?眼花了?这什么情况!”


一连串拷问灵魂的问题喷薄而出,几个警员凑过来看郎乔的手机,“我去,这什么情况!”


“老大上热搜了?”


“骆队这是做了什么?”


“见义勇为被人拍下来了?”


大家也不挤在一起了,纷纷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刷微博,却发现骆闻舟竟然是因为“脸”上的热搜,热搜第二条和第五条分别别写“最帅的警察叔叔”和“骆队日常”,甚至第十三条还有一个“大脸猫”的词条。


昨晚舒久转发了费渡的那条微博,引来了一片粉丝的点赞转发,她们还顺着舒久的微博找进了费渡微博,结果发现此微博里面充满了帅哥和萌猫,这个帅哥不止长的帅,还会做饭,会照顾人,偶尔还会霸道不讲理,充满了男友力。


费渡以前发的日常纷纷沦陷,被疯狂的贫困和转发。


“会做饭的男朋友,长的还这么帅,给我来一打![哇][亲吻][羞涩]”


“好帅啊!好帅啊!行走的荷尔蒙啊![星星眼][星星眼]”


“这么帅!好羡慕被骆队亲手抓紧去的犯人啊!”


“要是我国的警察叔叔都长成这样,被抓进入我也愿意![脸红]”


“楼上的注意和谐,小心真被叫进入谈话。”


“天哪,人长的帅,养的猫还这么萌![花痴]”


“警察叔叔,看我看我!我要给你生猴子![羞][羞]”


“骆队,缺女朋友不?能撒娇会卖萌的那种![脸红][脸红]”


“姐妹们!看仔细啊!警察叔叔名草有主了!”


“赤裸裸的秀恩爱啊!楼上的楼上是怎么感觉骆队单身的![震惊]”


“天啊,麻麻!我可能磕到真的了![得意的笑][得意的笑]”


“为什么只有警察叔叔一个人的照片?合影合影,求合影啊!!![抓狂]”


“好甜!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芬芳啊![好激动]”


最火的还是昨天费渡上传的那张。


“天呐!为什么有一种铁汉柔情的感觉啊!”


“啊啊啊啊啊!好可爱的大脸猫啊![卖萌]”


“我要变成那只猫!警察叔叔看我![招财猫][招财猫]”


“这照片拍的也太好了吧,论有一个会拍照的对象是什么感受?[给力][给力][给力]”


办公室里一片惊讶。


“我们老大这么不要脸的货,竟然因为脸上了热搜?”


“看这把骆队夸的,我都不敢认了。”


“这一群在费总微博底下评论要给老大生猴子的,她们是觉得费总看不到吗?”


陶然看的十分忧愁,“这热搜怎么来的?他们俩这是又闹哪一出?上面问起来怎么解释?”


“我觉得,不能真是费总买的吧?不过你们别说,天天看那个死基佬都看烦了,这么乍一看,还真的挺帅。”郎乔是以前刑警队里微博上和费渡互动最多的,“我微博里的好友也有很多转发了费总微博的。还有一些知道我在市局,专门过来问我认不认识?真人有照片里的帅吗?”


“他们俩这不是胡闹吗?每天在我们面前还不够,一定要跑到全国人民面前秀恩爱吗?”


郎乔看着陶然的愁眉苦脸,倒是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,“老大和费总都不是真的不知轻重的人,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想法。要不这事就是纯意外。”


“骆闻舟人呢?这都几点了?”陶然觉得心都快为他们操碎了。


骆闻舟今天例行迟到,上班的点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才看见他拎着包子晃进了市局。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长公主的声音,“以前我们老大就是个臭不要脸的,现在这么多人夸他帅,以后还指不定怎么臭美呢。同志们,我们的黑夜要到来了啊!”


“又不是给你看的,哪那么多废话!”骆闻舟直接把包子扔在桌上,“一边吃你的去,你有本事也找个我这么帅的啊。”


说人家不要脸被听了个正着,郎乔怕骆闻舟明天给她带香菜的,默不做声的往墙角溜。


陶然问骆闻舟,“闻舟,今早你看微博了吗?”


“你说热搜那事是吧,是大眼发现的吧,”骆闻舟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抓紧机会开始训话,“天天就知道刷微博,干点正事行不行。”


自己都上热搜了,还不让别人刷,对于这种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的无耻,长公主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。


“老骆,我跟你说正经的呢。你和费渡到底怎么想的?”陶然拿骆闻舟的不着调很无奈。


“我要说这事儿真是意外,你信吗?”


“信,”陶然说,“我相信你从本质上还是热爱工作的,不会真的打算以后就靠脸吃饭了。”


其实骆闻舟也觉得这事儿很无奈,不过这件事公开证明了骆对的帅是很受大众认可的,所以骆对骆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。


“这事儿费渡今天早上查了一下,确实是个意外。他那微博的好友里加了一堆小明星啊小网红啊什么的,应该是有人转发了他的微博,然后再被转发,这回是碰巧遇到了一个本身流量大的,就被顶到热搜上面去了。”骆闻舟顿了顿接着补充,“当然,这也证明了本人的脸确实是帅的,气质确实是出众的,不然也不能造成这种轰动的效果,本人确实是要为这事承担责任的。”


“我的天,你可要点脸吧!”陶然觉得这家伙给费渡宠坏了,以前还没这么不要脸的,“你还是想想怎么跟陆局交代吧。”


怎么跟陆局交代,其实也没陶然想的那么难,因为陆局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折腾骆闻舟了。


“不是,陆叔,您再说一遍?”陆局办公室,骆闻舟觉得,他刚刚好像听错了,“我觉得我没听清。”


“我说,今年的法制宣传片,你带着你们组的人上。”陆友良没个好气,“怎么,还用再说一遍吗?”


“这不是宣传部负责的吗?每年不都是他们找人拍的吗?我那还一堆事儿呢!”什么时候宣传片也归刑警队管了?


“就是宣传部今天早上过来找我说的,”陆局一点也不心疼骆闻舟,“要不是他们来找我,我还不知道你小子竟然红了,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长的帅吗?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带的是燕城模特队吗?既然如此,那就别浪费了,年年的法制宣传片民众关注度都不高,宣传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利用一下如今的热度,推广一下安全教育。”


骆闻舟还想反驳,陆局一瞪眼给他瞪了回去,“你堂堂一个大队长跑去当网红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正好废物利用一下,也算给人民群众做贡献了。”


废物•骆闻舟“......”


行吧,反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刑侦队的人一个也别想躲!


 


 


 


老大爷费的事儿(一)

骆闻舟火了。

这事儿说起来还要怪陆局。

他屏/蔽了费渡。

因为不想每天看一个不要脸的骆闻舟和一只只剩脸的肥猫,陆局不耻下问的和陶然学习了怎么屏/蔽朋友圈,然后马上拿费渡实践了刚学理论。

费总经此一役,痛定思痛,觉得朋友圈里有太多像陆局这样的老人家,这些老人家的心理接受能力的确需要照顾,擅自挑战确实是他的错。

反省之后的费总决定,以后不再在朋友圈里秀骆闻舟了。

还是微博好啊!

微博里都是和张东来一样的小年轻,别说发个骆闻舟了,就是发个(裸)·闻舟,他们也只会在下面排队点赞。

当然,这个不发,这个只能自己看。

费渡的那些狐/朋/狗/友们,自从费渡金盆洗手抛弃了他们投向一个老大爷的怀抱后,他们就对这个叛徒充满鄙视。但是这个叛徒天天不见人影,偶尔在正式的酒会或者会场能看见人,可他们又是抬头三米见老爹,自己也得装乖宝宝。

打从费总开始在微博上频繁更新骆一锅和它的铲屎官,他的微博就成了那群人撒欢的圣/地。

【跑步机上的大仓鼠(二哈)[图片]】配图是骆闻舟在自家地下的跑步机上,T恤湿透了紧贴在身上,显现出上半身完/美的肌肉线条,透过照片都能感觉到浓浓的荷/尔/蒙。

下面的评论一片魔性。

【费爷,大仓鼠又让你穿秋裤了吗?[鄙视]】

【呦,费爷,咱也上去来两圈啊。[弱][弱][弱]】

【费爷,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禁得住大仓鼠折腾吗?】

【费渡,你这是从良了啊。[衰]兄弟们想你了,我代表大家伙邀请骆队一起来啊[奥特曼]】

鉴于骆闻舟这张脸属于经典款不过时的帅,评论里也经常夹杂着一些不和谐的声音。

【啊啊啊啊啊!警/察叔叔好帅![色][色][色]】

【费渡你们俩帅哥太浪费社会资源了![愤怒]不知道帅哥这种生物属于社会属于集体吗?[花痴][花痴]】

【费爷费爷!你把骆队让给我吧!我可以把自己陪给你啊!】

【骆队骆队!看我看我![美貌如花.jpg]】

【费爷,人家一个人好寂寞哦[委屈][委屈]】

或者在铲屎官为人/民服务的时候晒一只大脸猫。

【昨宵红烛桌旁,今朝白瓷地上(猪头)[图片]】配图是碎了一地的花瓶和撒了满地的鲜花,骆一锅站在旁边无辜的舔着它的大毛尾巴。

下面吸猫的和捣乱的混成一团。

【费爷,都吃到嘴里了还送花玩什么浪漫呀。[挖鼻屎][围观]】

【啊啊啊啊!好可爱![星星眼][星星眼]】

【费总,我怎么感觉你俩的猫又长胖了?不过还是那么可爱。[爱心][爱心]】长公主上班的时候还有时间刷微博,进来市局应该是挺消停的。

【向日葵加红豆,费爷,怎么不送玫瑰啊!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!不是主子!主子一脸无辜![拍桌大笑]】

【没眼看没眼看!晒个猫还撒狗/粮!!!![狗][狗]】

【费爷,昨天红烛桌旁吃完饭后面干啥了呀?说来给兄弟听听呗![老司机开车.jpg]】

【费渡你大爷!有那时间拍照发微博,不知道把骆一锅抱走吗?扎破爪子死猫又要叫唤!】看来骆闻舟是听了郎乔的汇报,上来抓人了。

【把骆一锅锁到书房里,你也不准动,等我晚上回家收拾,别再弄破少爷你那金贵的手。】

【知道了吗,费事儿?】

骆闻舟刚要关了微博给费渡打个电话强调一下,就见费渡在下面回到,【好的,师兄,晚上等你回来![乖乖坐好.jpg]】

妈/的,小兔崽子又撩人。

骆闻舟和骆一锅的颜值都很“感人”,费渡和那群朋友的微博,又都加了不少小明星小网红什么的,有时那群人也会点赞或者转发一下自己觉得特别帅的微博,一来二去,费渡的微博竟也在不知不觉中吸了不少粉丝。

那个周末骆闻舟他们市局有活动,要求全体穿制/服参加。等骆闻舟下班回家,本来想换件衣服带费渡出去买菜,费渡却提出要骆闻舟陪他出去遛猫,还说他们可以一家三口一起去买菜。见过遛狗的,没听说过猫还要溜的,骆一锅那性子下去撒欢还不得滚成个泥猴回来,骆队自然强力拒绝。可骆一锅不知道听懂了什么,配合着费渡满屋子的撒欢。骆闻舟一个人闹不过两只锅,以回来后费总亲/自给锅总洗澡为条件,两个人带着一只猫加入了人家的遛狗大军。

一家三口溜达到小区附近的一个公园里,趁着费渡拉着骆闻舟勾勾搭搭的时候,骆一锅瞄准了右前方三点钟方向的一小片桔梗,以和它体型极为不符的速度窜了出去。等骆闻舟从他们家宝贝儿身上勉强分出一点注意力的时候,骆一锅已经咬掉了三颗花苗,正对着第四颗痛下毒手。

“死猫,我今天非把你炖了不行。”骆闻舟一把抓起骆一锅的后颈把它提了起来扔在旁边,伸手就在骆一锅的头顶上来了一巴掌,“破坏公务啊你,胆儿肥了吧。不知道要爱护公共财险吗?爸爸连衣服都没来的及换就带你们出来玩,你们就这么报答爸爸?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们的?一个个的不听话!”

骆一锅根本不认为自己哪里错了,觉得铲屎官就是没事找事,竖着尾巴就开始向铲屎官炸毛,被早有准备的骆闻舟一把按回了地上。然后转头开始教育另外一个,“费事儿你看看,你非要带这祖宗出来,带出来了还不好好看着,知道什么叫监护人的责任吗?还在那玩手机,给我过来。”

费渡乖乖的把手机锁了屏返回口袋里,“好的师兄。”说着抱起骆一锅,在骆闻舟对面蹲下,抬起头来乖巧的望着骆闻舟,“师兄我们错了。我们接受警/察/叔/叔的批评教育。”

“……”这还教育什么!

前·影/帝·舒久是在宋离离转发微博里看到这张照片的,照片里的男人只穿了一身普普通通的警/察/制/服,却硬生生的让人怀疑这套衣服是量身定做的。男人长得挺帅的,眉眼有些锋利刚硬,若是再张扬一分,就会显得轻狂;若是再刚烈一分,又会显得冷硬。照片上的男人却把握的恰到好处,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,眼角还带着一分让人心动的温柔。虽然这个男人的长相和自家那位不是一类的,但不知道是照片上的这身警/服,还是男人确实有几分警/察的气质,让舒久一下子就想到盛遥。男人蹲在一个花坛边上像是正在说着什么,对面还蹲了一只炸毛的猫,明明应该很搞笑的场景,可摄影师选取的角度很好,夕阳的光从天空撒下来,落日溶金般照在一人一猫的身上,使画面显得十分的温柔。

舒久因为有日后把家里的生意往娱乐业发展的想法,和以前圈子里的好友还时常联系,微博也经常互动一下。舒影/帝息影还不到一年,微博上的粉丝基数还很大,也算是给曾经的那些粉丝们一个安慰。以前和宋离离搭档过一个影片,互相关系还不错,舒久以为这是宋离离他们公司准备推出的走熟男路线的新人,加上这张照片让他想到了自己那位已经加班三天没回来的美/男/子,便也替他们转发了一下。

第/二天早上还没到费总每天起床的时间,费渡就被一个电话打起来了,看了眼旁边连翻身都没有就继续在睡的骆闻舟,费渡走到书房接了电话,“喂,什么事?”

电话里的声音十分闹腾,人声和音乐生掺杂在一起,听起来像是个酒吧,对面的狐/朋/狗/友显然玩的正嗨,“呦,费爷,老年人作息维持的不错啊。太阳还没出来呢,怎么就睡了?”

费渡看了一眼窗外/蒙/蒙/亮的天,知道自己这帮二世祖兄弟是个什么德行,“给你半分钟,有事说,没事我挂了。”

“别啊,费爷。”对面那人连忙拦住,“费爷,你知道你家那位老大爷上热搜了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费渡就算再聪明,面对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情,还是有点蒙。

“费爷,恭喜你啊,你家骆队,火了!”

TBC

#很长很长时间没写过东西了,自从高/考以后就很少写东西了,写的不好大家多见谅。

#红豆配向日葵,是我很的一种搭配了,不仅仅是好看,大夏天的能放的时间也长啊。

#想发布真是太难了,我查了半天敏感词,弄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查出来。最后还是用分段定位的方式,一段一段发布尝试,确定了最后卡在哪里,心累